養老院的故事-尋找救命恩人

養老院的故事-尋找救命恩人

李如有


這個故事是一位退休老縣長的親身經歷,他曾經一直對自己的身世有諸多疑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如何犧牲的,不知道是誰在戰亂年代收養了自己?直到有一天,父親生前的貼身警衛員找到他,向他講述了當年的歷史真相,老縣長被強烈地震撼了,他決定要親自找回這位不同尋常的救命恩人。


01

陳縣長前往小鎮養老院,要去會見一個重要的客人。

就在昨天,陳縣長接到養老院高院長打過來的一個電話,說陳縣長父親當年的警衛員在養老院,找陳縣長有重要的話要說。陳縣長聽后一愣,父親當年的警衛員現在還在活著?為什么這么多年一直沒有聽到他的任何消息呢?

他當即告訴高院長,說自己要親自趕過去同他會面。

關于父母犧牲的消息,陳縣長也只是從烈士紀念館的有關資料中得知,父母親是在抗戰前線犧牲的。自己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為繼承父母的遺志,他長大就報名參了軍,受當時的政治影響,他將自己的原名“陳抗戰”改為“陳繼承”了,意思是要繼承父母的遺愿,將革命進行到底。

多年的軍旅生涯,他將自己的全部交給了部隊,當上了師長,做了將軍。后來在大裁軍中,他轉業回到了地方當上了縣長。

輾轉十年一揮間。眼下,陳縣長已經到了快退居二線的年齡了。人到老年時易懷舊,近兩年中,陳縣長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父母當年到底是怎么犧牲的?父母犧牲后,又是誰把自己送到烈士孤兒院的?

來到養老院之后,陳縣長見到了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院長在一邊介紹說:“就是這位老人,自稱是你父親生前警衛員!

老人見到陳縣長,顯得異常激動。他緊盯著陳縣長的臉上下打量了半天,聲音顫抖地問道:“你就是陳縣長,你可是當年的‘小抗戰’?”

陳縣長點頭說是,說自己的小名是叫“小抗戰”。不過,這乳名,已經很久沒有人過了。


救命恩人01.jpg


老人聽說后,連忙從懷里拿出一張已經有些發黃的舊黑白照片,照片上是兩個年輕的八路軍夫妻,懷抱著一個剛滿月的小嬰兒。老人介紹說,這照片上的嬰兒就是陳縣長,是‘小抗戰’滿月時,一位戰地記者給拍照留下的,這么多年了,他還一直在珍藏著。

陳縣長還是第一次看見自己與父母的合影照片,他接過照片,仔細地端詳著,慢慢地,陳縣長的眼眶變得濕潤了起來。他緊握住老人的手說道:“你真是父親生前的警衛員嗎?這么多年了,你一直都在哪里?當年,我的父母雙親,又是怎樣犧牲的呢?


02

老人一席話,將陳縣長帶進了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

那一年,日本鬼子抽調二十萬大軍南渡黃河,由于國民政府消極抗戰,致使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等地很快就陷于日寇的鐵蹄之下。八路軍當時兵力嚴重不足,面對敵強我弱的不利戰局,駐扎在黃河一帶的八路軍軍部,按照上級指令,率部隊從黃河南岸向陜西境內撤退。

途中,八路軍遭遇了日軍大部隊的猛烈攻擊,為了掩護部隊順利轉移,陳縣長的父親,陳團長親自帶領一個的兵力,搶占在一個有利的山頭上阻擊日軍。團長的妻子隨軍撤退后,許久不見丈夫回來,便將剛滿3個月的‘小抗戰’交給了警衛員王順,她自己又帶著兩個警衛班的戰士前去接應團長回來

團長妻子離開部隊不多久,八路軍所在的那片陣地上,被那一排震耳欲聾的炮火所淹沒了。團長夫妻都沒有回來,十歲的王順參軍不久,一直跟隨在團長夫妻身邊做內勤,見此情景,他當時就被嚇傻了他懷抱著‘小抗戰’,望著被日軍炮火所淹沒吞噬的地方,瘋狂地往前跑,一邊跑,一邊大聲呼喚著團長的名字

日軍炮火沒有停,王順不但走迷了路,而且同部隊也失去了聯系。此外,他自己的一條腿也被飛來的彈片劃傷了,他忍住疼痛,懷抱著‘小抗戰’,一拐一瘸地跑進了一個村莊。


救命恩人02.jpg


剛走進村莊,便看見成群的日本兵像馬蜂一樣開始進村掃蕩了,王順茫然失措,一時不知往哪兒躲藏才好。正在這時,從身邊的一個柴禾堆下面鉆出一個男人,一把將王順拉進了一個地洞內。

而此時,餓了半天的‘小抗戰’卻在地洞內哇哇地哭叫了起來,孩子的哭聲,將附近幾個鬼子引過來了。

男人見狀,連忙將自己的孩子從女人懷里抱開,將‘小抗戰’送到女人懷里去吃奶。

‘小抗戰’喝到奶水后不出聲了,但男人自家的孩子卻又開始哭叫了起來。男人一急,便將孩子的嘴巴緊緊捂在他自己的胸口上,愣是不讓孩子聲。結果,等到日本兵后,男人的孩子也被自己給活活捂死了。


03

講到這里,老人停了下來,他似乎很傷心,又似乎在觀察著陳縣長臉上的表情。

陳縣長已經被老人講述的往事吸引了,他著急地問道:“后來呢?你接著往下說啊!”

“女人見自己的孩子沒了,哭得死去活來,從我手里奪走了‘小抗戰’,要我賠她們的孩子。我跪在地上對她說,我抱的是我們團長的孩子,孩子的父母都犧牲了,這個‘小抗戰’一定要送到八路軍的孤兒院去,好說歹說,才將孩子要了過來臨走時,我對他們承諾說,等到革命勝利后,我一定會去找她們的。

“后來你去找了嗎?”

“找了。可等我找到這對夫妻的時候,那個曾經很年輕很漂亮的女人不見了,她已經完全變樣了,變成了一個滿口說胡話的瘋女人,聽男人說,孩子死后,她不吃不喝地哭泣了三天,就變成那個樣子了。

“后來,她的病治好了嗎?”

“我當時找到地方組織,介紹說,她曾經救過烈士的孤兒,想讓組織幫助給她醫病,可當地負責辦事的人沒有同意,說是沒有證據能證明,她的病是因救烈士孤兒發生的。為了不讓男人傷心失望,此后,我將自己每月的領到的傷殘補助,分給了那男人一半,謊稱是組織上給他們的

陳縣長早已聽得熱淚盈眶繼而追問道:人現在何處?他們都還在活著嗎?

“男人命短,一年前先死了。彌留之際,他緊拉著我的手說,女人瘋后沒有再生育了,沒有留下一男半女,他走后,最放心不下的還是自己的老伴,她那個病根未愈,時而瘋瘋癲癲的,請我一定要幫助照看著她,不能讓她犯病時意外走失橫尸荒野。

陳縣長再聽不下去了,他的內心早已在老人講述的那一段段往事中,經受著一輪又一輪的強烈震撼的沖擊與陣痛。他猛地站起身來說道:“你別說了,我明白你為什么找我了!你就說她現在什么地方,我要將她接到養老院來,讓她享受到應有的贍養待遇。

老人聞言,感動得濁淚橫流。他不時地用衣袖揩拭著自己的眼淚,因為感動,說話也變得幾度哽咽語無倫次了:“這就好,這就好……功夫沒有白費,總算找到了,總算有指望了!


04

老人的表情中可以看出,老人為了找到當年的‘小抗戰’,陳縣長,他暗地里不知花費了多大的周折呢。

坐在車上,老人又對陳縣長說了一個秘密:“本來,她男人死后,我打算將她接到咱家里來一起住的,可是,家里老伴、兒女們卻跟我鬧翻了天……唉,真是沒有辦法呀,實在是不得已才想著要去找你陳縣長的!

說話的時候,老人從懷里掏出了一張病歷診斷書,遞到陳縣長手里,說:“這是我兩個月前,在醫院檢里檢查出來的診斷結果,我已經是癌晚期了……我知道這個結果后,就開始四處打聽你的下落,皇天不負有心人,如果將她接到養老院之后,我就算到了陰曹地府,也好向當年救我的老哥哥有個交待了!


救命恩人03.jpg


陳縣長淚流滿面。他一邊安慰老人,一邊催司機快些開車。

在老人的一路下,小轎車開進了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內,在路邊兩間破舊的房屋停了下來。車剛停穩,老人就迫不及待地跑下車,上前去拍打那緊閉大門,一邊拍打一邊喊道:“老嫂子,你快開開門吧,我是王順,我來看你來了!”

久扣無聲,老人找出一把鑰匙,打開門,將陳縣長等人讓進屋內。

走進屋內,見臥室的房間亮著燈,幾個人便一起向臥室去。

這時候,陳縣長等人終于看見了眼前的那個瘋女人,她穿著一身干凈漂亮的新衣服,樂哈哈地坐靠在床上。

“她準是又犯病了!”老人說完便去叫她:“老嫂子,你這又是怎么啦?”

見沒有應聲,老人就走過去推了她了一把。這一推,才發現她渾身冰涼身體僵硬了,原來,這瘋女人已經死去多時了。

老人哭了,他邊哭邊喊:“老嫂子,你快睜開眼睛看看吧,有人來接你了,接你進城去住養老院,去享福啊……”

陳縣長走近床前,他默默地注視著那張樂哈哈的笑臉,禁不住淚雨滂沱。


李如有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品牌策劃·網站設計·視頻制作


丹江口市正友策劃設計有限公司

地址:丹江口市三里橋村一組龍口路22號

電話:13997828158(微信同號)

郵箱:261437368@qq.com

網址:www.czjs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