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口歷史故事-狼騰殺頭營

丹江口歷史故事-狼騰殺頭營

李如有


丹江口市因修建丹江大壩而成名,丹江城區的中心地段叫沙陀營。解放前,沙陀營位于兩省四縣交界的三角地帶,背靠羊山和金崗山,面對漢江河。上連安康、淅川、下連襄、武漢,是水路運輸樞紐,過往船只頻繁。丹江口是漢水中的天險隘口以前被稱為小江口,那里常有土匪出沒,專門打劫過往船只和過路商人,令通行客商聞名色變,稱呼這地方叫“殺頭營”。


一、劫鏢燒船

1938年秋天,日軍攻占武漢后,國民政府遷往重慶,侵略者氣焰卻更加囂張,將攻城掠地的目標又鎖定在重慶與西安方向,聚集大軍向西挺進。抗日愛國將領李宗仁將軍,率領十萬官兵,奉命前往阻擊日軍西進,駐守在老河口一帶與日寇大軍對抗。

在老河口上游,約30公里的漢江河上,有一道水上天險隘口小江口(現丹江口市),此處激流洶涌、暗礁重重,通行船只稍有不慎,便會遭遇翻船沉船的災難。此外,這里還是兩省四縣的交界之處,戰亂時期,這里成了名副其實的三不管地帶,各路土匪乘機泛濫作,頻繁出入小江口一帶,或隱藏與兩岸的荒灘草叢中,伺機搶船奪貨、殺人拉票,一時間,隘口兩岸白骨累累,通行客商聞名色變,稱呼這地方叫“殺頭營”。


狼01.jpg


這天早晨,武漢“天威”鏢局的一艘貨船滿載貨物,自漢口出發,逆水而上,慢慢搖到了小江口上。

船頭上站著兩個男人,一個是船老大,另一個就是鏢師白玉生,貨船上裝載著五十桶煤油,交貨地點是西安城。

雖然已到了早晨八九點鐘,但江面上仍舊飄著一些薄霧,看上去灰蒙蒙的。小貨船逆水行舟,頂風破浪,行駛的速度極慢。船老大一邊聽水聲觀航道,一邊神色不安地往兩邊那充滿殺氣的荒草叢中張望。并提醒鏢師白玉生道“白爺,‘殺頭營’就快要到了,叫兄弟們多加防備才是!”

白玉生聞言一揮手,對手下人吩咐道:“人都站出來,加強警戒!”

隨后,從船艙中鉆出了八個押鏢的漢子,各自手上提著一根長槍,前五后三,左右排開,密切關注著四周的江面。

突然,有人驚叫道:“快看,那前邊有條小船!”

白玉生抬眼一望,見遠處果然有一條小船。越往前走,小船也越清晰了,待走近之時,才看清是一條漁船,小漁船上有兩個人,船頭上有一個漁家女,正彎腰在那里摘魚,船尾處有一個老漢,正熟練悠閑地劃動著雙槳。看見大貨船上來,那條小船自上而下,欲靠近貨船,白玉生正要喝問對方,卻見船頭上的漁家女,提起兩條肥大的白魚站了起來,遠遠地招呼道:“老板,買魚嗎?”

白玉生知道這兒乃是非之地,他一口拒絕道:“我們不買魚,你們走開吧!”

小船并沒有離開,待兩船快要接近時,劃船的老人輕輕一回槳,小船打了個漂亮的弧線,掉過頭來,仍不緊不慢地跟在大貨船身邊,一起往前走。

漁家女見白玉生態度強硬,便將眼睛盯向船老大,求他說:“老大,幫個忙吧,這兵荒馬亂的,魚也沒地方賣!你多少給點錢,將這兩簍魚給捎帶進城賣了吧,要不,你隨便給換點啥‘洋貨’也行吧!”

同在水上漂,都是江湖人,船老大過往行船,不敢得罪哪家漁民。所以,他盡量陪著笑臉說道:“這不太好辦,你還是給這位鏢爺商量吧,我們要趕路上西安,這船上的貨物我不當家……

船老大還要再說什么,白玉生猛地一聲怒吼:“都說過不要了,你還在這里啰嗦個啥

“別生氣嘛,不買算了,這兩條大魚我送給你們吃!”漁家女說完猛一揚手,將兩條大魚給扔了出去。

人們一驚,連忙伸手去接魚。突然,漁家女一彎腰,從魚簍中摸出兩把手槍,一抬手,當當兩槍,前邊兩個伸手接魚的大漢應聲落入了江底。

緊接著,從倒扣的一個大漁簍下,鉆出一個年輕人,只見他一揚手,四把飛鏢映著四道寒光,向船頭另外四人的咽喉處飛去。

白玉生叫聲“不好!”將頭一偏,一個翻滾滾進了船艙內,拔槍對外射擊。說時遲,那時快,他胳膊剛伸出來,年輕人已經跳上了甲板,飛出一鏢擊在他的手槍上,槍口一斜,子彈打在了側邊的一個油桶上,油桶被擊穿了,煤油像噴泉一樣溢出,濺在了貨船的甲板上。

同時,他手腕處又是一麻,手槍被擊落江中。白玉生一聲慘叫,捏住手腕,快速滾向后邊的艙尾處。誰知,他頭剛探出后艙口,“砰砰”兩槍又向自己射來,他嚇得趕緊一縮頭,再向中間滾去。剛才一抬頭,他已經知道自己船尾處的人被人干掉了,舵手已經被老頭掌握,那女土匪則手握雙槍,正吆喝著讓自己出來。

眼見大勢已去,出去將必死無疑。白玉生躲在船艙中間,環顧四周,緊張地思考著對策。突然,他發現旁邊的艙體上有一個活動窗口,便猛地拉開窗門,一頭扎進了江水中。

船上的女土匪叫道:“爹,有人跳水了!”

“他跑不了的!”老土匪將舵把一歪,貨船迅速向右邊一擺,緊緊壓在了白玉生落水的位置處,隨后,老土匪將舵把交給了自己的女兒,從腰間解下一根長絲帶,猛力向下一抖。絲帶迎風而展開,瞬間變成了一個大手網,沖著那翻滾的漩渦處撒了下去。

“你給我上來吧!”老土匪邊說邊開始收網,最后,將收成一團的白玉生提上了船,發飛鏢的土匪走過來,將白玉生的手腳捆了個結結實實,扔進了后邊的船艙內。

隨后,大貨船改變了方向,迅速向右邊的一個荒草灘前開去。貨船泊岸時,老土匪仰天學了兩聲狼叫,立時,從岸邊的茅草叢“呼啦”鉆出了四五十個小嘍啰兵。

老土匪吆喝道:“小子們,趕緊上來搬東西!”

嘍啰聽令后蜂擁而至,七手八腳的上船抬煤油。不一會兒,貨船的煤油被缷了個精光,包括船上能吃能用的東西,也都被搬上了岸。之后,老土匪在岸上指揮裝車,讓發鏢土匪上船去潑灑煤油,放火燒船。

剛好,船上有一桶被槍擊中的油桶,煤油已經漏出了大半。為了燒得干凈,發鏢土匪用腳踢倒那只帶孔的油桶,在船板上、船艙內來回滾動著,將煤油漏遍貨船的各個角落。

當桶內的煤油快漏空的時候,從滾動的油桶中,不時發出一些叮叮當當的響聲。發鏢土匪納悶了:這油桶里面藏有什么東西,它怎么會響呢?

借著洞孔往里一瞧,他隱約瞧見桶內豎立著兩根鋼管,看上去像槍管一樣。他心里猛地一緊,槍?難道這批貨中還有走私的軍火不成!

他正要再進一步細看時,卻聽老土匪在外邊叫他,讓他趕緊下船去拉車。他來不及多想,一縱身跳下了大貨船。再一回頭時,老土匪已經將兩只火把投在船上,大貨船瞬間變成了一片火海。


請看下集,二、群匪爭霸


李如有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品牌策劃·網站設計·視頻制作

丹江口市正友策劃設計有限公司

地址:丹江口市三里橋村一組龍口路22

電話:13997828158(微信同號)

郵箱:261437368@qq.com

網址:www.czjs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