凈樂宮傳奇故事--烏金九龍珠(四)

凈樂宮傳奇故事--烏金九龍珠

李如有


四、神秘的收藏家

余福星在候車室流了一夜眼淚,眼睛紅得就像個紅柿子一般回到了村里。

趙二狗看見他的樣子,嚇了一跳。連忙追問他,究竟發生了什么傷心難過的事情?可余福星只是搖頭,始終都不肯開口。二狗平時受余福星的幫助不少,見他有難言之隱,就沒有再深追問,而是扯著他的胳膊到自己家里,讓媳婦給拾掇了四個菜,又拎回四瓶啤酒,為余福星壓驚。

一瓶酒下肚,余福星的眼淚忍不住,又撲簌簌地直往下掉。弄得二狗跟著紅了眼圈子。沉默了片刻,趙二狗沖他說道:“福星兄弟,我趙二狗是個愿為朋友兩肋插刀的漢子,你要是還看得起我,拿我二狗當兄弟,有啥委屈,啥苦水,就跟兄弟我說說吧

余福星再次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哭喪著臉說:“兄弟,你說咱這泥腿子,是不是命太薄了,怎么這到手的鴻財,硬是讓我給弄丟了呢”接著,余福星便將事情的來去龍脈仔細地說給趙二狗聽了。

趙二狗聽罷,先是跟著唏噓了一陣子。接下來,只見趙二狗的一雙小眼睛上下翻轉了幾圈之后,說道:“兄弟,你先別忙著傷心,我說,這龍珠它有可能根本就沒有丟呢


九龍珠04.jpg

“你說什么”余福星瞬間來了精神,他兩眼直直地望著趙二狗。

“你想想,這王向發是什么人啊,那是個猴精平時,別人去賣個廢機件什么的,等人們走后,他都要拿塊磁鐵在上面吸驗半天,然后再將上面的銅啊,銀子呀什么的給鑿下來。你說那個龍珠是金子的,他難道會驗不出來所以,我敢肯定,這龍珠八成還在王向發手里,他說當廢品賣了,那是蒙你的哩

余福星一聽,覺得有道理。而且他越琢磨越像,特別是當初王向發說的那句‘哪來的鐵球,這般圓滑,看上去倒像個什么寶貝似的’就足以證明這王向發絕對不會像自己一樣,是個拿龍珠當作鐵疙瘩賣掉的馬大哈

“可如今這寶貝在人家手里,人家要一口咬定說沒了怎么辦”余福星又沮喪地說道。

“兄弟,你忘了我趙二狗是做什么吃的,他既然裝著不知道這事,那我們最好也別去挑明。從明天開始,我們在暗處監視他的一舉一動,只要打聽到那龍珠所藏的地方,我就能再從他手里給偷過來

“好,好兄弟啊從現在起,這龍珠就是你我兄弟兩個人的了,如果到手,賣了錢,咱們哥兒倆五地平分了!

“好一言為定。”趙二狗興奮地兩只眼睛只發綠光,活像個獵狗發現了獵物一樣。

從第二天開始,趙二狗就裝著像無事佬一樣,在王向發的雜貨鋪前閑晃悠,暗中嚴密監視著王向發的一舉一動。

一連幾天無事。守到第三天,就在太陽快下山的時候,王向發讓老婆守著鋪子,他自己走出店門,后徑直往鎮東邊的汽車站方向走去。趙二狗連忙尾隨其后,遠遠地跟著。

王向發來到汽車站附近,先回過頭來,警惕地看了看,接著,一轉身鉆進了旁邊的“明珠飯店旅社”內。趙二狗不敢跟得太緊了,就呆在汽車站的墻角處,等候著王向發出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左右,趙二狗看見王向發從屋里出來了,但讓趙二狗感到意外的是,跟在他身后邊還有一個人,那人送王向發走到門口處,嘰哩咕嚕地說了幾句話之后,便握手告別了。

趙二狗等王向發離開旅社后,自己才走上去,向那開旅社的老板打聽:“哎,我看剛才那個送王向發出來的,好像是個外地人吧?”

店老板看了他一眼說道:“是啊。那可是從廣東過來的大老板呀!”

“哦。知道那老板是做什么生意的嗎?”

“聽說是搞民間收藏的,他聽說咱們鎮上有不少寶物,專門來這里收購稀罕寶物的呢



請看下集,五、竊寶險中險



李如有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品牌策劃·網站設計·視頻制作


丹江口市正友策劃設計有限公司

地址:丹江口市三里橋村一組龍口路22號

電話:13997828158(微信同號)

郵箱:261437368@qq.com

網址:www.czjs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