凈樂宮傳奇故事-烏金九龍珠(二)

凈樂宮傳奇故事-烏金九龍珠

李如有


二、河底有古城

三天后的一大早,余福星又一搖三晃地來到隔壁的趙二狗家,準備找二狗再殺幾盤象棋。可到家一問,二狗媳婦說二狗不在家,問她二狗哪去了,二狗媳婦說下河邊去了。余福星又問他一大早下河邊做啥子?二狗媳婦則神秘兮兮地往左右瞧瞧,然后悄悄對余福星說道:“下河邊刨寶物去了,聽說,村子里有好多人都在河邊刨出了值錢的寶物呢”。

余福星聽后一愣怔,也拔腿跑到了河邊處。一看,在剛剛消退不久的河床邊沿處,零零星星地聚集著三五成群的村民們,有的拿著挖鎬,有的拿著鐵鏟,還有的拿著米把長的細鋼筋釬子,各自在空曠的河床上挖挖鏟鏟,似乎都在尋覓著什么東西。

余福星走到一個村民跟前,問道:“你們在這里找什么?難道說這泥沙里有金子、寶貝不成?”那人抬頭瞅了他一眼,嘿嘿一笑說道:“瞎刨唄,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余福星從那人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種諱莫如深樣子。他知道,別人是不會輕易告訴他的,他就大聲喊叫著趙二狗的名字。

找到趙二狗之后,他終于弄明白了。原來,在這片河底曾經淹沒的是一座明代古城——均城。

由于河水超歷史枯水位的消退致使原來所淹沒的均州城逐漸顯露在了河床下。這兩天,也不知是誰最先發現了這片河床下面可能埋藏有大量的文物古跡,于是,附近的村民們聞訊后都趕來尋寶了。



九龍珠02.jpg


提起這古代的均州城,余福星并不太陌生。他從年長者口中得知,這古均州原是武當山的門戶古人游武當時,大多要乘船通過漢江,先達均州城,然后再取旱道上武當永樂皇帝明成祖朱棣,根據《三寶大有全書》關于真武修煉成真的記載相傳真武的父親原是凈樂國國王,凈樂國就在均州于是,為紀念真武大帝的父親,就在均州城內修宮供奉御賜元天凈樂宮凈樂宮也因此被尊為武當山九宮之首。

凈樂宮的修造時間,是北京的故宮同時進行,同時完工的。了修造的規模略小于北京的故宮以外,其余的建制幾乎完全一樣史書曾有過北修故宮,南修凈樂宮”的記載

那么,像這樣一個歷史久遠的文物古城,為什么會被淹沒在漢江河底呢?

六十年代,在動工修建漢江丹江口大壩的時候均州城與凈樂宮皆被劃定為淹沒區域。按照當時的文物保護規劃,均州城及凈樂宮的大部分重要文物,開始分步驟地運往丹江城區。后來,1965年以后,也就是丹江口大壩建成,水庫開始蓄水的時候,正文革”十年動亂時期,許多參與文物保護的工作人員,被打成了“牛鬼蛇神”,古均州與凈樂宮中的重要文物古跡,竟被造反派說成是“封建迷信”,致使凈樂宮的部分重要文物沒能夠得到及時的保護與轉移后被浩瀚的漢江河水所淹沒了。

如今,雖然河水消退,眼前可見的是一馬平川,但沒有多少人能夠記得清楚,古均州與凈樂宮所處的準確位置了。見河水消退后,許多人抱著僥幸的心理,在河床上瞎剜亂刨,希望能夠刨出一些有價值的稀罕寶貝來。

余福星抬眼望著無邊的河床,對趙二狗說道:“就這么瞎刨,能刨出什么寶貝來么?”

趙二狗說:“那要看你有沒有財運了,聽說鄰村的黃三娃,昨天就挖出了一個青銅酒杯,只怕能值好幾萬哩

余福星突然想起了自己所撿到的那個鐵球,就問道:“那要是刨出來個鐵球值錢么?”

“鐵球?鐵東西恐怕就不值錢了,人們都說青銅器最值錢。不過,我也不懂哩,聽說中心學校的李老師以前搬弄過這東西,你問他去呀



請看下集,三、追蹤九龍珠


李如有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品牌策劃·網站設計·視頻制作


丹江口市正友策劃設計有限公司

地址:丹江口市三里橋村一組龍口路22

電話:13997828158(微信同號)

郵箱:261437368@qq.com

網址:www.czjs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