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口移民故事-父親河母親河

丹江口移民故事-父親河母親河

李如有


國家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調水源頭,位于湖北丹江口市。20059月,丹江口大壩加高工程開工,到2010年,工程結束時,每年從丹江口大壩中調95億立方米的清潔水送往北京、天津、石家莊等城市,是解決北方1.4億人口長期飲水的浩大工程。丹江口大壩兩次工程建設,涉及湖北、河南兩省70多萬移民(湖北50萬,河南20萬),有許多地方,都趕上了兩次移民,這在歷史的長河中,有著特殊的紀念意義……


   

   01

南方水多,北方缺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在經歷了十余年的反復論證之后,終于敲定立項了。要調水,先加壩,要加壩,先動遷。眼看大壩加高工程即將開工了,可居住在壩區碼頭施工地段的一些居民們,卻遲遲不肯動遷,這事兒讓拆遷工作組傷透了腦筋。

國家重點工程豈敢耽誤,這天上午,市長親自帶隊到碼頭壩區,挨家挨戶做思想工作。見市長親自出面了,有人悄悄道出了心里話:“柯老大一家不搬,這里的住戶都不搬!”

柯老大名叫柯強,是這個碼頭的搬運隊長,而眼前這片壩區,大部分居住著一些搬運工的家屬,所以,柯強家中不行動,當然就沒有人肯先動遷了。弄清了事情的根源之后,市長帶人來到了柯強家中。


南水北調01.jpg


柯強果真名不虛傳,單看他的外表長相,就知道他是一個非常強壯的男子漢。市長打量過對方之后,開門見山地對他說道:“壩區搬遷勢在必行,移民要以國家的工程建設為重,你有什么想法,什么困難,今天都可以當面提出來,能解決的我們當場解決。”

柯強對市長的光臨一點也不感到意外,他聽完市長的話語后,馬上接腔說道:“搬遷公告我看了,國家的補償標準太低,不合理,所以才沒有動遷。”

市長說:“你說具體一點,都是哪些標準太低了?”

“遷墳補償最不合理,按文件上說,遷一座墳,國家只給300元的補償,可我們要去買一處墓地,人家開口就要上萬元,最差的也要花費3000多元,你說我能遷嗎?”

市長說:“陵園墓穴價格虛高,這是有人在背后進行商業炒作,一方面開發商唯利是圖,一方面大批市民盲目跟風,才造成了眼前這種失控的局面。市場交易,私下買賣,政府不好橫加干涉。但考慮到壩區移民的實際承受能力,市政府決定,每墳另外再給予1000元的補貼,希望遷墳戶遷墳從簡,不要盲目跟風攀比,而落入開發商的圈套。”

柯強說:“1300元,這還買不到一塊最差的墓地!俗話說得好,百善孝為先,我柯老大在碼頭上混了這么多年,為父遷墳,為父敬孝,說什么也不能太寒酸了,以前,我要求的墓地補償標準是1萬元,現在市長你親自出面了,我退一步,只要求8000元的遷墳費,只要市長你同意了,我柯強今天就動遷!”

市長當即回絕道:“移民搬遷,是統一政策,統一標準,一把尺子量到底,任何人不能搞特殊,你這個要求辦不到!”

“辦不到咱就不動遷,反正咱老百姓有的是時間等


02

市長也生氣了:“你要清楚,這是國家的重點工程,是向首都北京調水送水的大工程,所有移民,必須服從大局,這個道理你應該明白!”

“我當然明白了,國家工程也不能盡讓咱老百姓吃虧吧……”柯強還要繼續與市長爭論,這時,房屋的門“吱呀”一聲打開了,從里面走出了一個70多歲的老太太。柯強一見,馬上停止了爭論,他攙扶著老人坐在椅子上,口中說道:“媽,你怎么起來了,我不是說過,讓你在屋里休息,這事兒不讓你摻和嗎?

老人望了兒子一眼,嗔怒地說道:“人家來一次,你們吵一次,你們吵得這么兇,還讓我怎么休息?”柯強面紅耳赤地盯了市長一眼,張張嘴還想說什么,但被老人制止了。

接下來,就聽老人對大家說道:“這搬遷是個大事兒,我兒子嫌我不識字,怕我操心,怕我添亂,一直不讓我過問這些事兒,可是,們這樣吵來吵去,始終沒有吵出結果來!既然在這里說不清楚,我看,不如去墳上問問我那老伴,看孩兒他爸同不同意搬遷!”老人說完,接著對自己的兒子發話說:“強兒,你快扶我上路,我今天要帶各位領導,一起去找你爹商談商談!”說完,她一手拄著拐杖,一手挽著兒子柯強的胳膊,顫巍巍地先出了門,市長等人見狀,也只好跟在老人身后,一起往荒坡處的一座墳墓走去。


南水北調02.jpg


走到墳前,老人坐在平地上,從懷里拿出了一沓子火紙,一張一張地點燃著燒了起來。火光著起來時候,老人一邊燒紙,一邊對著墳墓說話:“孩兒他爹,當年你拋下一家人,來這里修了8年大壩,這大壩修好了,水漲起來,連家都給淹沒了,我問你,這沒田種,沒家住咋辦?你說,只要身體好,人勤勞,走到哪兒都能吃飯,你還說你喜歡看水,喜歡看大壩,已經報名到碼頭上參加了搬運隊,我拖家帶口來到這里,一家人,從此就在這里扎下了根,直到臨死,你都舍不得離開半步,還要將你的骨灰埋葬在這里,說要永遠守護著這條大河……”

老人的哭訴聲,感染了現場的每一個人,大家靜靜地聽著,心情變得無比沉重。市長見老人越說越傷心,到最后竟然泣不成聲了,連忙走過來勸老人:“大媽,我能理解你此時的心情,當年修建大壩,你們一家人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身為移民,你們犧牲了自己的很多利益,卻沒有拿國家的一分錢,眼下,大壩加高,讓你們二次移民,再次作出讓步犧牲,這等于是往你們受傷的瘡口上撒鹽,作為市長,我心里也很難過!可是,國家為重,大局為重,這是千秋偉業的大工程,我們誰也不敢耽誤啊!


03

老人聞言后,很快止住了哭聲,她擦擦眼淚,突然拄著拐杖站了起來。繼而,面向人群中問道:“在場的各位領導,你們中間誰的官最大?”

大家聞言先是面面相覷,后又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了市長。

市長坦然上前一步,說道:“我是市長,大媽你有什么話,就對我說吧!”

老人看了市長一眼,將手伸進懷里,抖抖索索地摸索了半天,突然拿出了一個黃色的牛皮紙信封。接下來,老人揚了揚手中的信封,對眾人說道:“這封信,是孩子他爹在14年前,患病住院期間交給我的,他反復叮囑我說,此信要我保密存放起來,如果有一天,有人找來要動遷墳墓的時候,才能拿出來,并要請現場中最大的官,來當眾宣讀這封信,現在,我遵從孩子他爹的遺愿,請市長大人來撕開這封信吧!


南水北調03.jpg


市長好奇地接過信封,上下看了看,見封面上沒有寫一個字。他重新征求過老人與柯強的意見之后,毅然當眾撕開了信封,展開信紙,高聲朗讀了起來:

我叫柯金柱,出生在漢江河邊上,從小就喜歡看水。1958年修建丹江大壩,我聽說后第一個報了名,在工地上一呆就是8年。大壩修好后,水漲到了好幾百里遠,還淹沒了我家的房子,耕地。可我心里一點都不覺得心疼,只要看見那滿滿的一江清水,我心里就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榮耀感,自豪感,我們的國家太偉大了!

也就是從那一刻起,我決定要留在這里不走了,大壩修好后,我報名參加了碼頭搬運隊,在碼頭上一住就是幾十年,無論是當搬運工,還是當搬運隊長,天天都在看江水,聽水聲。碰上游漲大水,大壩泄洪的時候,我喜歡一個人站在山頂上看大壩,看放水,看得次數多了,我就想,這大壩當初還是修矮了一點,要是再修建高一些,大壩一定會更加宏偉壯觀,這些江水就不會白白地浪費掉!

1990年,我聽說了一件令人振奮的大好消息,由于北京缺水,國家準備將丹江大壩加高,要將漢江河水送到北京去。我聽后,興奮了好幾個晚上都睡不著覺,一直盼望著,這一天能早些到來,還想著,要帶領自己手下的一幫老哥們兒,第二次參加修大壩。

等不到加壩的消息,我看見當干部的人就打聽,這大壩加高工程,它啥時候能動工?后來又聽人們說,這南水北調工程,只是一種遠景規劃,還只是個初級設想階段,因為投入太大,也可能搞,也可能不搞。我聽后又覺得沒勁了!

寫這封信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檢查出了癌癥,剩下的日子不會太久了,活著沒有看到大壩加高,死后我要守候在這里。我選擇的墳墓位置,一來可以看見江水,二來可以見證加壩搬遷。如果等到了這一天,我的家人、我曾經的兄弟們,你們誰都不準犯糊涂,不準與國家講條件,加壩調水是千秋偉業,壩區移民無上光榮,我們要為之感到自豪,并積極配合國家的搬遷才對,任何人都不準找借口找理由阻止搬遷,否則,我會死不瞑目,也是不會原諒你們的!

最后,我還有一個請求:搬遷的時候,我就不走了,讓家人將我的骨挖出來,撒在這碧波萬頃的漢江河中,我雖然不能參加修壩了,但我的靈魂還在,我要見證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請領導們一定要答應本人這個請求。

柯金柱

寫于1991年10月



04

聽完這封信,現場的人們都被感動了,震撼了,不少人掏出紙巾在擦拭自己的眼淚。市長讀完后,神色凝重地將信紙交到了柯強手中。

柯強接過信,仔細地端詳了片刻,突然,他撲通一聲跪倒在父親的墳前,一邊拿手抽打著自己的耳光。一邊放聲哭喊道:“爹……兒子柯強犯渾了,兒子給您老丟臉了……”

接下來,壩區搬遷出奇地順利,一個月后,數百戶移民全部搬出安置完畢。大壩加高如期開工之后,市長又帶人前往移民新村,去了解移民安置定居情況。

走進柯強家中,市長熱情地拉住柯強母親的手噓寒問暖:“大媽,你住在這房里還滿意嗎?”

老人望著眼前的新房,高興地回答說:“滿意,滿意,國家給我蓋了這么好的房子,我當然滿意了!”

市長又問:“大媽,怎么就你一個人在家呀,兒子與媳婦呢?”

老人又回答說:“兩個人都報名到移民學校學技術去了,兒子學習燒電焊,媳婦學習做面點,再過兩個月,兒子媳婦都有事做,都能掙工資了,多虧領導考慮得周全,讓咱移民們都過上了好日子。

兩個人一問一答,這可忙壞了身后的記者,大家趕緊圍過來,對準市長和老人又拍又攝。

市長揮揮手,對身邊的人員說道:“大家先到其他移民家庭去走訪吧,我想單獨跟大媽聊聊天!”

眾人離開之后,市長緊握著老人的雙手,飽含深情地說道:“大媽,你們一家人為壩區移民搬遷,作出了巨大的貢獻,我代表全市人民,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謝與崇高的敬意!

老人故作不解地說道:“我一個不中用的老婆子,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市長你為啥要這樣說呢?”

市長眼中含著淚花,緩緩地說道:“你那封信是找人偽造的,雖然寫信的語氣與筆記模仿得都很像,但是,我發現了那個信封背面的印刷日期,你買那個牛皮紙信封,是2004年印刷的,由此我斷定,這主意是大媽您自個決定的,你真是一個偉大的母親!”

老人見市長將事情點破了,她不由得眼圈一紅,突然哽咽著說道:“但愿孩子他爹,能夠理解我的一番苦心……他一定能夠理解我,也一定會原諒我的……”



李如有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品牌策劃·網站設計·視頻制作


丹江口市正友策劃設計有限公司

地址:丹江口市三里橋村一組龍口路22號

電話:13997828158(微信同號)

郵箱:261437368@qq.com

網址:www.czjsws.com